English

中文 English

研究發展DEVELOP
從火神山、雷神山商標代理處罰案談《商標法》第六十八條的適用
時間:2020-03-13 作者:趙吉軍
摘要:《商標法》六十八條第一款設置了對商標代理機構和相關責任人員違法代理行為同時處罰的制度;該條第四款設置了對商標申請人違法申請行為的處罰制度,如何具體適用這些法條,有待在實踐中不斷完善。


3月11日,媒體報道的北京市朝陽區市場監管局一紙《行政處罰決定書》引發社會關注。

經查,2月3日至2月13日,北京億捷順達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接受廣州懿姿美容美發用品有限公司、勞恩斯建材實業湖北有限公司的委托,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名稱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標共計10件。為此,朝陽區市場監管局于2020年3月11日向該代理公司送達“京朝市監工罰〔 2020 〕166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六十八條第一款第(三)項的規定,責令其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如下:一、給予警告;二、對當事人處以十萬元罰款。

該處罰決定認定,武漢火神山醫院、武漢雷神山醫院擁有“火神山”、“雷神山”字號權在先權利,并且由于其擁有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火神山”、“雷神山”的保護范圍較一般字號更大。涉案商標申請人申請“火神山”、“雷神山”商標,損害了武漢火神山醫院、武漢雷神山醫院現有的在先權利,違反了《商標法》第三十二條規定。

北京億捷順達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知道或應當知道上述情況,仍然接受申請人委托代理了前述商標申請,違反《商標法》第十九條第三款的規定(商標代理機構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委托人申請注冊的商標屬于本法第三十二條規定情形的,不得接受其委托),遂做出上述處罰決定。

武漢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是眼下這場驚天動地抗疫戰爭中的社會關注焦點,牽動著全國上下每一個民眾的心,其上凝結著全社會各方面復雜而深厚的情感?!袄咨裆健?、“火神山”商標申請事件發生后,申請人的行為遭到社會的一致譴責。該處罰決定的做出,也符合大眾對商標代理機構職業行為嚴格規范管理的期待和呼聲。

作為一名專業法律職業者,以此案為背景,筆者還是想從另一個角度談談一個純粹的法律問題,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六十八條的適用問題。




該六十八條第一款規定了對代理機構和相關責任人員同時處罰的制度

該第一款規定:“商標代理機構有下列行為之一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改正,給予警告,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處五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

很顯然,在該款規定下,一旦認定商標代理機構具有法定的違法情形,則代理機構、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這三個主體均應受到相應處罰,其中對代理機構的處罰是“責令限期改正,給予警告,處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處罰是“給予警告,處五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罰款”。

需要注意的是,該條款下對商標代理機構的處罰和對相關人員的處罰,是同時適用的,而非可選擇適用的。

由于任何具體的商標代理行為均是由具體業務人員操作和完成的,因此,在具體商標代理違法行為中,“直接責任人員”通常就是承辦申請業務的商標代理人。而對于“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一般就是代理機構的負責人,或者分管代理工作的負責人。某些情況下,“直接責任人員”也可能同時具有“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身份,這時被處罰的個人主體就是同一個人。但是,在某一違法行為中,不會出現沒有“直接責任人員”的情形或者沒有“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的情形,因此對相關責任人員的處罰,是該款法律適用下的必然結果。

在前述《行政處罰決定書》中,我們看到執法機關是對商標代理機構進行了處罰,但是我們并不清楚該執法機關是否也對涉案違法代理行為中的“直接責任人員”和“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做出了相應的處罰。這種針對個人的處罰若是做出,也會依據處罰程序做出另外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從該六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來看,對于個人的處罰是必須有的,這也符合該條款規制違法商標代理行為的立法宗旨。




該六十八條第四款針對商標申請人處罰的適用問題

該六十八條第四款規定:“對惡意申請商標注冊的,根據情節給予警告、罰款等行政處罰;對惡意提起商標訴訟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給予處罰”。

首先,該第四款適用的主體對象,是商標申請人,不是商標代理機構。

其次,該款中的“惡意申請商標注冊”的內涵是什么,是值得研究的。

這一款是《商標法》在2019年最新修改中加入的內容,筆者認為,根據體系解釋的原則,該款中“惡意申請商標注冊”的本意應與《商標法》第四條中“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具有相同的內涵,因為后者的規定也是在最新修法中同時加入的內容,“惡意”一詞目前僅出現在《商標法》的這兩個條款中?!安灰允褂脼槟康牡膼阂馍虡俗陨暾垺辈粏问菙_亂了商標注冊秩序,應予駁回,對其申請人予以警告、罰款等行政處罰也具有必要性。

而對“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之外的其它行為,是否也構成該第四款適用的處罰行為對象,諸如前述火神山、雷神山商標代理處罰案中的兩家申請人公司的行為,其申請行為構成對他人在先權利損害的情形,是否屬于該第四款中的“惡意申請商標注冊”情形,應該會有不同的觀點。

筆者認為,假如認為損害他人在先權利的情形屬于該第四款中的“惡意申請商標注冊”,那么《商標法》三十二條中的“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行為也應該屬于應受處罰的“惡意申請商標注冊”情形,如此一來,該第四款所適用的行為范圍則有擴大化的趨勢。

但考慮到該第四款中還有“對惡意提起商標訴訟的”處罰規定,而何為“惡意提起商標訴訟”在立法和解釋上均有進一步規范的必要和更多解釋的空間,故“惡意申請商標注冊”的內涵,也不排除在實踐中被進一步闡釋的可能性。

另據報道,朝陽區市場監管局將對廣州懿姿美容美發用品有限公司、勞恩斯建材實業湖北有限公司的違法行為移轉至其屬地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進行進一步處理。在隨后相關執法部門的進一步處理中,是否會涉及《商標法》六十八條第四款的適用和闡釋,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相關閱讀

頂格處罰10萬元!北京市朝陽區對搶注火神山商標的代理機構出手了



作者:

微信圖片_20200313104410.jpg


走進文康
文康概況
文康君益誠律師聯盟
文康培訓學校
黨團建設
發展歷程
文康榮譽
加入文康
文康動態
文康動態
文康人文
業務領域
業務領域
專業人員
專業人員
研究發展
專業研究
最新案例
疫情專區
公益基金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
投訴電話:0532-80775079


手機訪問

魯ICP備021305號COPYRIGHT © 文康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三五互聯

手机纯数字打码赚